©airesurfing Information Technology Ltd.
首页 新闻中心 内容

运营商领头航空互联网闭环新模式 会给国内机上Wi-Fi加点速吗?

2017-09-14 16:03:43

Eva是一家进口医疗器械公司的技术顾问,工作强度很大,每周平均要在国内出差2、3次,这意味着她一周有可能会在高空中度过20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,而最令她苦恼的是,“真的不知道在飞机上该做什么。”因为她的大部分工作都要在网络环境下完成。

越来越多在中国大陆空域飞行的乘客,对于高空中的网络服务有着迫切的需求,但遗憾的是,国内大部分航空公司在机上Wi-Fi项目上进展缓慢,尤其是对比全球其他航司来看。

专注机票及航线评分系统的旅游网站Routehappy在《2017年全球机上Wi-Fi调查报告》里提到,2017年,乘客登上一架有Wi-Fi的航班的几率为39%,比2016年提高了8%。但这个数字里,并没有来自中国大陆航司的太多贡献,因为迄今为止,中国大陆仍无规模化的商用机上Wi-Fi服务。

小范围或者体验性的服务是有的,譬如国内航空公司中为机上Wi-Fi改造机型最多的东航,比2016年更进一步,将其“空中互联服务”扩展到从上海起飞的6条国际航线的全部航班以及其他66条国际、国内航线的部分航班之上,只是暂时还处于名额有限的体验阶段,每个航班限50人,可以使用微信、微博、易信等即时通信功能,也可收发邮件及空中购物。根据Routehappy的统计,东航提供机上Wi-Fi服务覆盖的可用客英里总数(一架航班的可用客英里=该航班出售的座位数×该航班飞行的英里数,为衡量航空公司客运能力的重要指标),在全球排行榜上位列第二十名。

1.jpg

南航则在目前从广州往返悉尼、北京的航线上提供机上Wi-Fi服务,但同样处于仅对部分乘客开放的试运营阶段,除两舱乘客外,需提前在官网预约或登机后申请。

国航算是国内较早试水航空互联网的航司之一,2016年的官方信息显示,国航可提供机上网络服务的飞机共 23 架,其中6架为“互联航班”,也就是正式摆脱了机舱内小型局域网模式,但不支持直接访问外网,而需通过“国航机上网络平台”访问新浪微博、网易邮箱、京东商城等与国航达成合作的部分网络平台,并会与地面上的使用经验存在一定的差异。例如,理论上,你可以通过“京东空中购”在飞机上完成购物,但却无法在购物车内找到购买的商品,国航对此的解释为:“京东空中购”为京东单独开发的WEB APP,与地面上的京东平台不同。

海南航空能够提供机上Wi-Fi服务的飞机为机队现有的9架波音787-9,从理想的情况看来,也许是目前国内航司中“服务”感最好的:无需预约、申请,也没有两舱限制,在机上经实名认证后连接,能登录微信、收发邮件等。但据真正体验后的乘客反馈,由于技术限制,机上Wi-Fi仍然仅够大约50名乘客使用。而在空中支付方面,海航要更为领先一步,通过与喜乐航及支付宝的合作,目前在机队的15架宽体客机上(9架波音787-9与6架空客A330)均可使用支付宝空中移动支付。海航的官方消息宣称,未来两年喜乐航将投资10亿改装海航旗下的100架飞机,使其均能提供机上Wi-Fi服务,实现真正的地空互联。

2.jpg

虽然国内的机上Wi-Fi服务还有许多不足,但也从侧面反映出,空中互联网是一个有着巨大可能性和想象空间的市场,毕竟,在同一时间将高质量客群聚集于封闭的空间内,是众多商家都心向往之的场景。2015年全球装配机载Wi-Fi系统的飞机有4000余架,而仅就空中电商这一块的市场规模而言,根据全球企业增长咨询公司Frost & Sullivan的数据统计,已达14亿美元,他们预测,而这个数字在2020年将有望触及17亿美元。Global Industry Analysts的预测则称,到2022年,全球装配机载Wi-Fi设备的民航飞机将达到11000多架,其中19%的飞机将属于亚太地区的航空公司,而幅员辽阔、拥有众多航线的中国则是其中重要的“潜力股”。

3.jpg

摩拳擦掌的除航空公司之外,还有国内的几大运营商。在小规模地与几家航空公司进行了几项测试、合作后,更具资本实力的运营商已经开始从产业的角度入手,布局机上Wi-Fi市场。例如,在今年4月底,中国联通集团旗下的联通宽带在线有限公司,携手航美集团,以及海特高新旗下的成都海特凯融航空科技有限公司,成立合资公司“联通航美”(UnicomAirNet),加速中国机载Wi-Fi 的市场化进程。

来源:界面新闻